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剑长空

关注教育,珍爱生命;平淡心境,享受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彭学武:曾获市小学语文优质课评选一等奖、区“优秀班主任”称号、区“教学能手”称号、多次获区“优秀教师”称号。曾参与编写《开心自助餐》《三点一测》练习材料。在《上海教育》《山东教育》《班主任之友》《师范教育》《德育报》《山东教育报》《现代教育报》《都市女报》《音体美报》《家教周报》《广州日报》《青海日报》《书法艺术》《淄博日报》《淄博晚报》《临汾日报》《潮州日报》《精神文明报》《中原铁道报》《铜陵日报》《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安庆晚报》等杂志报刊发表几十篇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雾·霾  

2016-01-03 19:13:00|  分类: 随笔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雾·霾

彭学武

今天清晨起床就看到窗外灰蒙蒙的,我知道“霾”又来了。

外出的行人又要戴上厚厚的防霾口罩,说话声不敢放大,也不敢进行深呼吸。这让我想起我们给牲口戴的嘴笼。牲口肯定不愿意戴它,张不开嘴,想吃吃不到,想叫叫不出。但是没有办法,智商太低,斗不过人类,只好听之任之。

但是现在不同了,牲口失去了往日的作用,现在人们养它另有所图,所以不再给它带嘴笼,希望它能多吃快长。即使还有极少数的牲口代替人的脚力,行在村间或城里的路上,我们也难见主人给它戴上嘴笼。过往的行人见到它,都很惊异,指着它,忙对生活在钢筋水泥建筑里的孩子说:“快看,快看,这是驴(或马或骡子)!”小孩子看了一定会大吃一惊,这在书本或电视电影里见到的稀有动物,在我们的城市里还能见到!那父母虽然给孩子指认了这牲口姓氏名谁,可仍旧感觉心有所失。于是趁热打铁地给孩子讲一讲它的叫声、尾巴的功用及便便的形态。难以讲清说明的地方,一般还要做惟妙惟肖的示范,譬如说,那叫声。

现在,轮到我们自己戴“嘴笼”了,且是自己给自己戴的。我们失去了自由呼吸的权力。

看着窗外灰蒙蒙的暗色,感觉这世界毫无光泽和生机。这不仅让我想起小时候有“雾”的日子。

那时候,是“雾”。色乳白。只出现于晨时,太阳出来一照就消散了。我们孩子们喜欢它。雾来了的时候,我们就怕它不够大,最好大到面对面都看不清人。初中时真有一次这样的大雾,我们一群同学徜徉在乳白色的雾海中,相互追逐。想要隐藏自己无须寻找任何遮蔽物,只需你多跑几步。追的同学如同一只迷途的羔羊,四处乱撞。藏的同学待久了,只想孤独求败,便发出几声怪叫。然而等到追逐的同学循声而至的时候,那同学早就迅疾地猛跑几步又深藏于雾中他处了。

还有些时候,雾恰起于我们上学的途中。人骑在自行车上,只能看到前面三五步远,空有一身力气不敢使。那年久失修的车子就“吱吱扭扭”地唱起一曲舒缓的老歌。上学的不止一个,往往是三五成群,所以,这老歌也多是合奏,是一曲大合唱。等来到学校,一踏进教室的门,早到的同学便惊呼起来:“你们这是从北极赶来的吗?”原来,我们的发梢、眉毛、睫毛上结了一层薄薄的雪白的霜花。

现在,想起这些与“雾”同在的时刻仍感觉心中满是温暖和欢畅。然而此刻,我站在双层玻璃阻隔的楼房里,望着灰蒙蒙的暗淡的天空,外面寂无人声,静无鸟鸣,只有偶尔仓皇而过的喷着白色尾气的汽车。

啊,我看到了!原来也有些人在外面散步,只是他们都戴着一个聊作安慰的“嘴笼”,下巴突出,活脱脱一只等待进化的“猩猩”!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