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剑长空

关注教育,珍爱生命;平淡心境,享受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彭学武:曾获市小学语文优质课评选一等奖、区“优秀班主任”称号、区“教学能手”称号、多次获区“优秀教师”称号。曾参与编写《开心自助餐》《三点一测》练习材料。在《上海教育》《山东教育》《班主任之友》《师范教育》《德育报》《山东教育报》《现代教育报》《都市女报》《音体美报》《家教周报》《广州日报》《青海日报》《书法艺术》《淄博日报》《淄博晚报》《临汾日报》《潮州日报》《精神文明报》《中原铁道报》《铜陵日报》《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安庆晚报》等杂志报刊发表几十篇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水墨周庄  

2013-08-05 23:45:59|  分类: 随笔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墨周庄

彭学武

说起“周庄”,它是一个萦绕在我脑海之中的神奇地方。

知晓周庄,是因为三毛茶楼。曾有位朋友到过三毛茶楼,她坐在临窗的座位上,上身微倾,手托粉颊,眼望着窗外浓碧的流水,心中默想:也许,三毛曾经就像她一样坐在这里凝望过街上熙攘的人群和水中的游船吧?

后来,我知道这座茶楼是周庄作家张寄寒开的,而他是为了纪念三毛才开的这座茶楼。三毛的确到过周庄,只可惜,对于周庄,三毛也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后来,她曾计划着再游周庄,像一个游子回到故乡那样小住下来,用自己的足迹亲吻这片古老而又年轻的土地,用自己的双手抚摸这一座座满载沧桑的房屋和石桥。她要好好地品品别具风韵的阿婆茶,放怀大食大闸蟹,细细地游赏那“南湖秋月”“蚬江渔唱”“急水扬帆”……然而,只是三毛再未成行。不过,周庄却像一个古老美丽而又新奇的世界种在了我的脑海中。

我到周庄时,已是夕阳在天。金色的太阳斜挂在西边的天空,云彩多样,厚薄不同,颜色各异。阳光照在白墙青瓦之上,显得黑白格外分明;洒在碧如翡翠的河水之上,金光闪耀,鳞浪层层。夕阳里,走在周庄这不足两米的街道之上,别有一番韵味。街道狭窄弯曲,两侧都是古老的木质民居。木板雕花门、镂空窗、沧桑的立柱、浮雕横槛,家家户户的房檐都高高翘起,屋脊上缀有瑞兽。最有意思的是面向街道的房檐突出,几乎与对街的房檐相触,如此一来,本就狭窄的街道就显得更加昏暗了。斜阳从缝隙里钻下来,调皮地与游人玩乐,忽明忽暗,明暗之间,变换着各种姿势。

来到周庄,必然要赏双桥。周庄四面环水,居在岛上,桥自然多。而古人造桥除实用外,还要顾及到桥的美观及与周围建筑的和谐。在这众多的桥梁中,双桥是最为奇特的。它处在水道交汇之处,石板砌成,一平一拱,自然和谐。这一景致曾被画家陈逸飞传神画出,得过大奖。后来这幅画辗转送到邓小平的手中。看到这幅画,邓小平脱口而出:“这不就是我们江南水乡吗?”

除赏双桥外,我们必览沈厅和张厅,一个经商、一个为官,所造的房子意蕴自然不同。除宜居外,沈厅大气,商业气息浓厚;张厅则静气足,且含雅气和书卷气。两所宅子都很阔气,布置停当,所种花草和所设奇石都十分讲究。以前不晓得“庭院深深深几许”,只想庭院能大到几何?深又能深到几许?当走过沈厅和张厅,无须解释,就能理解透彻了。

游完沈厅、张厅,来到弯曲而又狭窄的用条石铺就的小巷里,天上飘起了稀疏的雨丝。我突然想起了戴望舒的《雨巷》,的确,只有江南有这样的雨巷。而我在这雨巷里所逢的并不是一个撑着油纸伞如丁香一样的姑娘,我所逢的是一个珍藏在心底多年的故友。

雨,洒在凝碧的河水中,泛起点点涟漪;昏黄的灯火映在水里,出现了两个周庄。一条小船摇着橹缓缓地驶过,河水唱出一曲亘古不变的水墨周庄的赞歌。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