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剑长空

关注教育,珍爱生命;平淡心境,享受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彭学武:曾获市小学语文优质课评选一等奖、区“优秀班主任”称号、区“教学能手”称号、多次获区“优秀教师”称号。曾参与编写《开心自助餐》《三点一测》练习材料。在《上海教育》《山东教育》《班主任之友》《师范教育》《德育报》《山东教育报》《现代教育报》《都市女报》《音体美报》《家教周报》《广州日报》《青海日报》《书法艺术》《淄博日报》《淄博晚报》《临汾日报》《潮州日报》《精神文明报》《中原铁道报》《铜陵日报》《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安庆晚报》等杂志报刊发表几十篇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一扎椿芽  

2013-03-03 10:51:18|  分类: 随笔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扎椿芽

彭学武

傍晚,夕阳染红了天边的云霞,夜幕即将拉下,我骑着单车顶着仍冷的微风回家。

初春时节,枝条返青,金黄色的迎春花吹起喇叭,奏响第一首春天的赞歌。这时刻,各种树木刚冒出嫩芽,并无多少姿色,唯有柳树碧玉妆成,一树鹅黄,笼着淡淡绿烟,让人心生无限遐思。

回到家时,街道两旁的华灯已然亮起,深碧的天空中挂着一轮弯弯的新月。打开家门,拉开灯,赫然看到餐桌上放着一小扎整整齐齐的椿芽。我知道,孩子的奶奶来过。于是,我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妈,你今天过来了?”

“嗯,我给月月送了点椿芽,给她炒个鸡蛋吃。不多,就是紧靠南墙根儿长了点儿,过两天都长大了,我再给你们送。”

“月月想吃什么没有?城里什么买不到啊?!这点椿芽,你还不自己吃!”

“这时候,你到哪里去买椿芽?……”

的确,现在距离第一批椿芽上市还早。母亲的椿芽是她精心侍弄出来的。一排香椿树种在南墙根儿下。每当立春后,母亲就用日常积攒的塑料袋将一些香椿枝条罩起来。这样,本身就是“向阳花木易为春”,再罩上一个塑料袋,母亲的椿芽总是最先长出来。

小时候,家中贫困,整个冬天吃的就是萝卜咸菜和大白菜。冬天将尽之时,萝卜和白菜也没有了。于是,这些最先长出的椿芽就成了一道调剂我们口舌的美味。浓绿中略带红色的椿芽,叶片油亮,细嫩含香。或和面煎炸,或切碎加上鸡蛋翻炒,或制作成香椿鸡蛋饼,或洗净撒上盐巴制作成咸菜,这都让我们兄妹两颊生津,胃口大开。母亲看着我们狼吞虎咽,总是站在一旁面带微笑地说:“慢点吃,慢点吃。”然而,我们兄妹却从未看见母亲这样痛快地吃过一次。

现在我们都已长大成家,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们的生活条件也早已大大改善,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楼房,各种时令鲜疏随时摆在餐桌上。冬天,即使在它将尽之时,我们的餐桌上依然丰盛富足。而此时,母亲已经明显地老了,脸上的皱纹既多又深,头上的青丝早已雪白一片。但是每年春天来临之时,母亲仍旧极其认真地侍弄她在南墙根儿下栽种的那一排香椿树。套在枝头上的一个个塑料袋,大小不一,五颜六色,宛如春天里一朵朵盛开的鲜花儿。这么多年,母亲侍弄的椿芽总是村中发芽最早的。

只是这第一茬椿芽,母亲仍旧没有吃上。小时候,母亲做给我们兄妹吃;我们长大后,母亲又开始惦记她的孙女和外孙。

此刻,看到餐桌上这一小扎整齐的椿芽,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油亮的绿色,我的心头不禁涌起那句“可怜天下父母心”的诗句。母亲什么时候才能放心地吃上她自己精心侍弄的这第一茬椿芽呢?

在我心里,椿芽是一首永远唱不败的爱的赞歌!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