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剑长空

关注教育,珍爱生命;平淡心境,享受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彭学武:曾获市小学语文优质课评选一等奖、区“优秀班主任”称号、区“教学能手”称号、多次获区“优秀教师”称号。曾参与编写《开心自助餐》《三点一测》练习材料。在《上海教育》《山东教育》《班主任之友》《师范教育》《德育报》《山东教育报》《现代教育报》《都市女报》《音体美报》《家教周报》《广州日报》《青海日报》《书法艺术》《淄博日报》《淄博晚报》《临汾日报》《潮州日报》《精神文明报》《中原铁道报》《铜陵日报》《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安庆晚报》等杂志报刊发表几十篇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也谈袁厉害事件  

2013-01-09 23:00:59|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谈袁厉害事件

彭学武

袁厉害,一个因为收养的弃婴在火灾中丧生而成为被全国人民关注的普通百姓,她此刻正处在风头浪尖上。

我相信她的爱心比一般百姓来的深沉和厚重。因为她从1987年就开始收养弃婴,在这25年的时间里,前后共收养了近百名弃婴,最大的孩子已经结婚成家了。这不是每个中国人都能做到的事情。在现今的社会中,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养一个孩子已经不容易,养两个孩子就有些困难,而养近百个孩子,那难度可想而知。更何况,她是一个做小本生意的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身居于一个贫困县的普通家庭妇女。

我相信她收养第一个弃婴一定是出于爱心。不管如何,当她在医院门口摆摊做生意的时候,有人把刚生的孩子丢掉了,而此时她有看到了。那是一条生命,任何一个有爱心的母亲都不会让一条生命在她的面前消失。

我相信她们夫妇拿低保,因为养着这么多孩子,生活来源又不稳定,既要保证孩子的身体所需看,也要保证他们的日常生活。其实,他们也有家人,也有父母,身为子女的他们还有赡养父母的责任。如果家中养着这么多弃婴,残孤,却不能吃低保,那么,比较来看,还有多少中国家庭可以吃低保?

我相信“官员”口中的她常带着孩子“闹事”。一个做小本生意的人,凭借自己的力量养活着这么多的孩子(且其中有很多是非健康的孩子),当她的生活出现困难的时候,她会产生一个朴素的想法:有困难,找政府。政府是绝对不会置她们于不顾的。这是出于对政府的信任。在社会主义国家里,人民出现了困难,去找政府寻求帮助,在我一介愚民看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只是如我,如袁厉害这样的人,并没有想到,那是求政府帮助所做的事情,现在被个别“官员”说成是“闹事”。

现在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在她的家中孩子们玩火造成了火灾,结果有7名孩子殒命于火灾之中。几乎没有人想到作为收养孩子的她现在有多么痛苦。我觉得大家完全可以做一个不甚恰当的类比,就是养一条狗,一年两年我们都会对它产生极深的感情,更何况是7个孩子,且有的养了并非是一年两年呢。火灾对她造成的损失既有物质上的,也有精神上的。她的痛苦有多大?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设身处地地为她想一想。当发生了这样严重的,任何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时,大家的关注点都集中在了她违法收养弃婴上。我们忘记了她25年收养了近百名弃婴,忘记了这么多年来她所经历的苦难,忘记了有的弃婴已经在她的培养下长大成人。为什么会这样?身处其中的她是否要朝天发问,为什么会这样?

民政部门的有些官员说他们曾为此做到多少努力,希望她放弃监护权,说民政没有那么多资金,说开封福利不接受外地弃婴……我想问的是,百姓纳税养着你们这些民政部门的官员干什么?你们有条件,为什么不收养一个或两个弃婴?你们到底为这个社会做出了什么贡献?

有官员说,七名孤儿生命换来救助体系完善感觉值了。这是什么狗屁话?说这样话的人到底有没有良心?难道一个救助体系需要用生命的代价来换取?身居其位,不谋其政,面对生命,还大放厥词,这是什么样的官员?这样的官员行事怎么会让百姓放心?

但愿,只是但愿,像这样的不做实事的官员少一些,像这样的有爱心的“袁厉害”多一些。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