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剑长空

关注教育,珍爱生命;平淡心境,享受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彭学武:曾获市小学语文优质课评选一等奖、区“优秀班主任”称号、区“教学能手”称号、多次获区“优秀教师”称号。曾参与编写《开心自助餐》《三点一测》练习材料。在《上海教育》《山东教育》《班主任之友》《师范教育》《德育报》《山东教育报》《现代教育报》《都市女报》《音体美报》《家教周报》《广州日报》《青海日报》《书法艺术》《淄博日报》《淄博晚报》《临汾日报》《潮州日报》《精神文明报》《中原铁道报》《铜陵日报》《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安庆晚报》等杂志报刊发表几十篇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可怜的索拉博  

2012-10-03 22:24:56|  分类: 随笔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怜的索拉博

彭学武

身处和平年代,永远无法感受战火带给百姓的痛苦。

记得小时候,我特别喜欢武侠片,看到影片中主人公高超的武功,心中无限向往;我也特别喜欢战斗片,在炮火纷飞中,在枪林弹雨中,在一条条吞噬生命的火舌中,那些孤单英雄或者英雄小分队在关键时刻扭转了乾坤,或赢得了时间,或消灭了顽敌,那些英勇的战士,让我心生敬佩之意。

作为一个故事之外的人,我只看到了英雄,却没有看到百姓。我的眼睛出了问题,那是明显的有色眼睛。它所告诉我的,恰是在欺骗我。

当我读美国作家卡勒德·胡赛尼所著的《追风筝的人》时,对于战争才有了大致轮廓性的认识:战争让人们失去理智,让人们之间失去信任,让安稳的睡觉、穿暖和的衣服、自由的交谈、能够饱餐等成为一种奢望。人——在战争中——往往表现出兽性。战争中受到巨大伤害的应该是儿童。

书中所讲的索拉博就是一个被战争扭曲心灵的典型的例子。索拉博,一个曾经幸福无比的孩子,有爸爸妈妈疼爱,从不用担心自己的吃穿。但是这幸福的时刻,因为塔利班野蛮的毫不讲理的执政行为结束了。他们从后脑射杀索拉博的父亲哈桑,又射杀了他的母亲法莎娜。索拉博从此成为一个孤儿。假如他只是一个失去双亲的孤儿,这样的命运对于索拉博来说,那仍旧是幸福的。但是,不是,他不仅是个失去双亲的孤儿。当他在恤孤院被一名塔利班选中的时候,他便不再是一个自由的儿童。他成了这名塔利班及他手下随从的奴隶玩偶。这些丧尽天良的长着人身但不能称之为人的人可以对他随心所欲的折磨。这种折磨是无法想象的,这需要读者发挥自己的想象,只要你想象地出,他们就能够做得出。索拉博所受的折磨,只有你想象不出的,却没有这几名塔利班做不到的。

对于父母死后的这段生活,尤其是在恤孤院中的遭遇,在索拉博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若非如此,一名处在花季的儿童,不可能在听到阿米尔伯伯要再次送他进入恤孤院时,会选择死亡。一个连死都不怕的儿童,他却害怕再次进入恤孤院,这说明了什么?在恤孤院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噩梦到底与恤孤院有着怎样的联系?

置身事外的人,哪怕是亲眼曾看到某些血腥场面的阿米尔都没有想明白。他认为让索拉博暂时回到恤孤院,过一段时间再把他接到美国去,并不是什么大事情。这在阿米尔看来,是一件非常正常的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这对于索拉博来说,却是失去生的希望,是把他的幸福之门关上,把他送到了地狱之门。

索拉博被纳瓦兹大夫抢救过来,身体上的伤痛几个星期就痊愈了。但是,索拉博却从此关上了心灵之门。在美国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岁月里,索拉博成为了一个沉默不语的人,就像一个幽灵,连脚印都不愿意留下。

谁能想象,一年来,不说一句话。

由此,我想到为人师,假如也会因为不当的言语而让学生受到莫大的伤害,那也是不可原谅的罪责。

  评论这张
 
阅读(6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