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剑长空

关注教育,珍爱生命;平淡心境,享受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彭学武:曾获市小学语文优质课评选一等奖、区“优秀班主任”称号、区“教学能手”称号、多次获区“优秀教师”称号。曾参与编写《开心自助餐》《三点一测》练习材料。在《上海教育》《山东教育》《班主任之友》《师范教育》《德育报》《山东教育报》《现代教育报》《都市女报》《音体美报》《家教周报》《广州日报》《青海日报》《书法艺术》《淄博日报》《淄博晚报》《临汾日报》《潮州日报》《精神文明报》《中原铁道报》《铜陵日报》《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安庆晚报》等杂志报刊发表几十篇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人去室空  

2012-05-06 19:00:15|  分类: 随笔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去室空

彭学武

昨日与母亲回老家给故去的父亲上坟。

车刚停稳,便巧遇童年时的好伙伴——邻家的阿强。阿强看到我和母亲,连忙赶过来问候。我问他:“回家来看望叔叔和婶婶?”他说:“不是,过两天给父亲上坟。”我一惊,母亲急速地问道:“你说什么?给谁上坟?”阿强说:“给我爸。我爸没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母亲问。“上个月9号。”阿强说。“你爸身体多好呀,寒食的时候,我还见过他。”母亲说。“可不,你看他在家里开了多少荒,又没有病。”阿强说。“那是怎么回事儿?”我问他。阿强说:“心梗。寒食那天上坟的时候,他感觉牙疼,接着感觉心口疼,但是一会儿就好了。那时他没在意,也没跟我们说。没想到过了几天,就突然不行了。”站在那里,我们沉默了。我说:“节哀吧,让婶婶注意身体。”阿强挤出了点笑容,说:“我妈没事。这几天没在家,家里被盗了。这条街上,连开了两家的门。”听到这些,我并不觉得吃惊。因为我们家没人住,早已被开过多次门了,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盗走了。

母亲身体不好,我没有让她上山。我独自一人提着东西行走在曲折的林荫小道上。寒食节的时候,枯草遍地,山上还没有多少绿意。祭祖的人只要稍不注意,就会引发山火。记得那天,我跟女儿不时地穿越真正的火线,很是刺激。女儿手执一根刺槐枝条,舞得呜呜作响,喊叫着在火里穿来穿去。一个月过去,这满山遍野已经看不到半点枯黄的痕迹,到处都是葱茏的绿色。风儿吹来,树叶哗啦啦地响个不停。虽然绝大多数雪白的槐花已经凋败了,但是仍有少数槐花开得正艳,点缀于新绿之间,不时随着微风送来阵阵幽香。在这层叠的新绿里,婉转的鸟啼声此起彼伏,拨动着人的心弦。行走在山林间,偶尔会有一片绿地出现在眼前。小麦已经抽穗,芒针早已很长了,微风拂过,掀起一阵阵细小的麦浪。过不了多长时间,麦香也会随风飘动了。

行过仪式之后,我踏步下山,新添的几座坟茔让人看了无比辛酸——一位乡邻又长眠于此了。

老家早已不成样子,野草满院,房中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霉味。母亲正弯腰清扫室内的灰尘。放下手中的包裹,我拔起院中的野草来。砖缝里、墙角里到处都是,有些已是经年的植物,根茎很粗,徒手很难拔除。

整理一番之后,太阳西斜,院中阴暗下来,母亲从室内走出来,看了看这荒院,说:“行了,咱走吧。”

刚坐上车,几位乡邻看到母亲便聚拢过来。她们握着母亲的手久久不愿松开,话语一句接着一句。我分明看到,满脸的皱纹,松动的牙齿,暗淡的目光。她们说:“这街上已经冷冷清清,看不到多少人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